【重要線索】與鵬子見面,讀飛鵬子詩集。

飛鵬子見面是數周前的週日(他特別更正當我隨手寫成週末),沿著Takashimaya邊聊邊走來到Orchard ION的The Coffee Bean & Tea Leaf坐下,我們聊了許多,聊過往聊現在也談未來。意猶未盡,希望以後有緣再聚。

之前答應他給《重要線索》寫篇文(我委實不敢說書評),想想今日天涼,適合打字,便又複讀了《重要線索》。讀詩很有趣的地方就是不管複讀多少次,總會看見不同的東西。尤其是飛鵬子這本非常精簡濃縮的短詩集,文字愈少,可以想像愈多或更大。不過鵬子你我都懂,嘗試去解讀一首(後現代)詩很難,老實說也是可笑的。詩人寫詩與讀者讀詩永遠是個別的想像,有時隔了一道門,有時是一座山,有時只是書頁與書背之間;不謀而合,是非常罕見的。所以,寫詩與讀詩,可能只能是這麼一回事:

海在我和你之間/你有潛水艇/我有沙丁魚罐頭/你厭倦開罐器/我不習慣海底看魚 —《簡單理由》pg.83

記得飛鵬子問過我最喜歡哪首,我列舉了《禁忌》《每一天》《冷氣機》《自尊》等等等。這些詩有個特點,是飛鵬子相當擅長的書寫方式,且稱之為風格吧,常借日常瑣碎事物作為想像,賦之於生命(簡單說就是比擬哈哈哈),寫出讓人不禁莞爾,頗有趣味的文字。

你感冒太多次/吃了藥都還沒好  —《冷氣機》 pg.45

有時覺得飛鵬子的文字簡單又複雜,也許只是單純地表達,但單純裡頭似乎又存在奧妙(也可以說是費解),但這大概便是他的文字吸引人之處,橫著豎著斜著直著,怎麼讀都行。特別一提《時間》是我今日複讀,驚喜甚大的一首詩。之前讀不覺怎樣,今日再讀倒是才看見了畫面,看見了按價格點餐、餐具擺設與時間巧妙交錯的畫面感。

穿著整齊的服務生/遞上菜單/根據價格點菜的顧客/所點的每一份餐點或飲料/都記在點菜單上/這跟餐桌上的餐具擺設/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時間》pg.53

我認識的飛鵬子是個容易廢寢忘食的男生,只要是喜愛,就會傾注所有精神去瞭解與摸索。這種堅持是難得可貴的,所以才成就了現時的他——一個努力實踐理想的寫詩者。雖然他對我說,他寫詩的時候總是悲傷的,但我相信寫詩對他而言,絕對是上癮的甜。

比任何蜂蜜/或巧克力/還是糖果/更甜 — 《癮》pg.101

最後,允許我不免的煽情。作為認識多年,曾經一同努力過(笑)的朋友,我好為你感到驕傲啊哈哈哈哈。寫這篇文字,我可是抱著戰競的心情,深怕自己語無倫次,言不達意,就請你(以及其他路過的人)一笑置之吧。

期待你的下一本詩集!

75260_3583482778422_1543601033_n

偷了molecule的圖,并感謝她贈我這本書。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