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timental.

:新的一年,期許已經很小。只盼望自己能對時間有更精準的拿捏。餘下,便是生活。

:有時覺得這世界很殘暴,不是那種天災人禍,而是微小細弱的人與人之間的連接。突然就被粗暴扯斷了線,接踵而來的,是巨大的憎恨。彼此生怨,但其實沒有彼此了。

:第一次打死蟑螂。一個人和一隻蟑螂在同一個房間,它趴在牆上,我躺在床上。因為擔心夜裡睡著之後會被它潛入體內,無論如何也只能在清醒時捲起廣告傳單與它拼搏。遲疑了好一陣才終於動手將它掃落,太輕了連落地的聲音也沒有(很慶幸原來它不會飛),但它畢竟是小強不會這樣跌死的。只能拼盡力氣拍打那雙假翼,從這塊地板打到那塊地板它還沒死,我卻開始想哭。無力地靠在床邊繼續用力地拍。斷了一根腿之後它才緩緩死去,觸鬚似乎還會顫動,但終究還是死了。以最快的速度拿了掃把將它掃進垃圾袋打包丟回垃圾槽(這是蟑螂世界裡的塵歸塵土歸土嗎),再用拖把抹了一輪現場才算完成了第一次打死蟑螂的犯罪。洗著拖把的時候想平時抹死桌上的螞蟻不是很簡單嗎怎麼打死蟑螂會如此驚心動魄。是不是能夠套以兇手為名的傷害也跟尺寸有關,並以蟑螂為最小衡量單位?想起三島由紀夫寫的一個雞蛋審判人類的故事。如果哪天我被蟑螂警察捉到法庭審判,大概會被控以謀殺蟑螂的罪名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